伊森亨特最近过得很舒服。

    他在阿拉恰特居住的这段时间, 一切风平浪静, 无事发生。没有奇怪的人出现, 更没有莫名其妙的追踪与暗杀。

    过多了刀口舔血, 绝境求生的日子, 安静祥和的生活反而能给他带来心中的平静。当然, 不习惯不适应也会有,可是现在的if已经没办法作为他最有力的后盾。

    他不信任那些人, 指挥官威廉恐怕也巴不得这位优秀至极却不愿跟随他的特工死在外面。

    定居阿拉恰特的这几个月,伊森生活的非常规律, 基本都是住所餐馆两点一线,偶尔过过夜生活,一边喝酒一边感受人间百态。

    对他而言, 这一天原本没什么特别,他在出门前还心情舒畅的给盆栽浇了会儿水, 然后,他就在餐馆门口碰见了三位年轻人, 女孩伸手把他拦下,张口就叫了声爸爸。

    伊森“”我有这么老

    郁闷的情绪不过一瞬,伊森表现得像寻常人那样,脸上写满了诧异。

    “抱歉,你认错人了。”

    精英特工默默在心底得出结论这些人是冲着他来的。

    脑子已经在这短短几秒里做出了最优判断, 他礼貌的点点头,侧身往外走去。

    安琪站在原地目送他离开,然后推门走进了餐馆。

    琴还有斯科特就在位置上坐着等他们, 看见熟悉的身影后,立马挥手示意他们过去。

    餐馆的面积并不大,一共就只有十张桌子,琴选了靠边的座位。

    “怎么了”

    注意到同伴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后,琴主动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又有人无痛当爸了。”快银说。

    琴“”

    “刚刚那个人”彼得有些迟疑的看向安琪,“就是我们要找的伊森亨特”

    琴不自觉挺直了背脊,“你们见到亨特了”

    快银“应该就是他,安琪对其他陌生人可不会这么热情。”

    安琪一脸无辜,理直气壮道“其他陌生人也没他这么帅啊。”

    快银“”

    快银深吸了一口气,“所以这就是你跑去喊人家爸爸的原因”

    “当然不是。”安琪嘻嘻笑了两声,然后一秒正经,“我就是想试探一下他的反应。”

    斯科特“那你试探出什么了”

    安琪“什么都没有,他的表现非常自然,就像一个普通人。”

    斯科特顿时就很想翻白眼。

    琴警告的瞪了他一眼,说“先吃饭吧,吃完再说。”

    这话正和安琪的意,接下来的短短十分钟内,她就吃了两块牛排。明明遇见了疑似是伊森亨特的人,安琪却一点都不着急,吃了饭又拉着小伙伴们去找宵夜。

    阿拉恰特的的夜生活非常丰富,海边的各类夜市会一直营业到清晨,晚间的海风吹在脸上,带着潮湿的盐味,安琪晃了晃杯子里的酒精汽水,冰块混杂着小气泡在其中浮沉。

    “哗啦”一声,是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雪白浪花翻腾至浅色沙滩,留下一串串形状各异的贝壳。安琪哒哒哒跑过去,幸运的从这中间发现了一枚心型贝壳,她把捡到的贝壳悄咪咪拿给斯科特,镭射眼超级感动的收下,然后非常懂的送给琴。

    红发姑娘的脸上扬起不加掩饰的笑,两人面对面站在沙滩上,就连模糊的剪影都显露出一种别样的甜蜜。

    “年轻真好啊”安琪老气横秋的感慨一句,彼得背着手从另一个方向走过来,表情有些迟疑。

    “安琪”夜色很好的遮盖住了他通红的脸颊,少年犹犹豫豫的坐下来,把刚刚在沙滩上拾到的小贝壳递了过去,“我觉得这个贝壳挺好看的,你应该会喜欢。”

    彼得捡到的贝壳也是桃心状的,安琪用手机给自己照明,贝壳表面,紫色与蓝色交替出现,还隐隐闪烁着荧光。

    外观简直完爆她刚刚送出去的那枚

    “给我的”

    少年腼腆的恩了一声。

    安琪开心得眉开眼笑,整双眸子都生动起来,显出一种小女生的娇俏。

    “我很喜欢,谢谢你,彼得。”

    彼得眨眨眼,嘴角也开始疯狂上扬,“恩,你喜欢就好。”

    第二天一大早,安琪才刚从房间里出来,就看到彼得拿着手机站在沙发旁,脸上写满了困惑。

    “早上好啊,彼得。”

    “早上好”他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等到安琪洗漱完毕坐在桌子边吃早饭的时候,立马走了过去,“斯塔克先生刚刚给我发了短信有关下一步计划的,”彼得顿了一下,“是你告诉斯塔克先生的昨天我们在餐馆外遇到的那个男人真的是伊森亨特”

    安琪点点头,直接展示了寻踪魔法的结果,“他早就离开阿拉恰特了,”安琪笑着往吐司上抹着果酱,“之前这几个月没走,我们在阿拉恰特停留的这几天也没走,偏偏就是昨天意外偶遇后,他的位置开始变化了,你相信这只是巧合吗”

    彼得“那我们赶紧出发吧我去叫斯科特他们。”

    安琪恩了一声。

    彼得变身人型闹钟后,安琪也回房收拾了行李,想起寻踪魔法显示出的地点,女孩有些感慨的叹了口气。

    这么远的距离,怕不是中途一直没休息过,光顾着跑路了。

    如此高的警惕心加行动力,伊森亨特绝不会是普通人。

    这次的任务执行人主要就是安琪他们,钢铁侠几位长辈有心要锻炼他们,但也不会完全撒手不管,五个人利用传送门抵达目的地的时候,x教授也在汉克麦考伊的陪同下来到了控制室。

    戴上头盔,启动仪器,磅礴的精神力量由主脑迅速蔓延至整个地球,片刻后,x教授脸色一变,思维之力悄无声息换了个方向,穿越重重人群,朝着某个人的脑海中涌去。

    正在公寓陪着女儿做游戏的万磁王动作一顿,静静聆听着脑海中突然出现的熟悉嗓音。

    “艾瑞克,安琪他们有麻烦了,我需要你的帮助。”

    另一边,x教授口中有麻烦的安琪正小心翼翼蹲下身,顶着枪口把那包刚刚开封的牛奶糖捡了起来。

    “呼”女孩放松的拍了拍胸口,“幸好只洒了几颗出来,不然我得心疼死。”

    其余小伙伴“”

    一脸认真举着枪的伊森“”

    虽然心情很诡异,伊森亨特还是时刻保持着警惕,“如果你们真的是变种人,我的子弹对你们来说确实没什么威慑力。”

    “不不不。”安琪摇摇头,一脸真诚的说,“我超级超级怕的。”

    伊森“”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一帮身份不明为他而来但又确实没什么恶意的年轻人,尤其是领头那个女生,思维跳脱,言行古怪,但又丝毫不会显得违和,让举着枪的他莫名有种在欺负小孩的感觉。

    “老虎永远都不可能像宠物猫那样生活,伊森,你早晚要回到那个位置上。”

    同伴曾经说过的这句话再次浮现在伊森脑子里,他慢慢放下枪,心底居然有一丝释然。

    没人比他更了解自己,厌倦并不意味着排斥,那些深入骨髓的习惯早就成了他活着的本能,像他这种人,永远都不可能真的安定下来。

    他该觉得庆幸,伊森想。

    至少这一次,这些陌生面孔的变种人并不打算要他的命。

    “看来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安琪笑着说。

    “事实上,我并不想跟变种人做什么友好交流。”伊森弯了弯嘴角,眼底却没什么笑意,“你们”

    安琪没等他说完,直接把小蜘蛛推了出去,“那你跟他说吧,他不是变种人。”

    彼得一脸懵逼,“啊,额,是啊,我、我不是变种人。”

    快银看了眼彼得,又看了眼安琪,“可是你也不是”

    安琪嗯了一声,“我懒。”

    快银“”

    真是让人无法反驳呢。:3」

    伊森并没对安琪的举动提出什么异议,他笑了笑,伸手碰了下鼻子,“你想知道什么”

    彼得转头道“他问我们想知道什么。”

    “他是问你想知道什么。”安琪顿了一下,又说“你可以问他认不认识一个叫做琳达米瑞兹的女人。”

    于是彼得照着说了,“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做琳达米瑞兹的女人”

    其他人“”

    伊森“”

    这种交流方式是真没想到。

    伊森前cia特工if史上最强情报员亨特有些心累的叹了口气,“我”

    “轰”的一声,地面凭空裂开了一条大缝,伊森动作灵活的跳至一边,缝隙越来越大,还在不断朝着安琪他们这方蔓延。泥土和山石都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斯科特抿紧双唇,直接摘下红石英眼镜,红色的镭射光线从他眼中笔直射出,直接击碎了迎面飞来的一块巨石。

    巨石轰然炸裂,散落的碎石伴随着噼里啪啦的火光四处飞溅,被小蜘蛛护着落到另一边的安琪啪啪啪鼓了三声掌,声音洪亮道“干得漂亮”

    “确实不错。”

    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安琪警惕的转过身,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强烈的窒息感突然涌了上来。

    安琪艰难的偏过头,彼得痛苦的半蹲在地上,因为严重缺氧,他的嘴唇都开始微微发紫。

    “红鲤”

    “我可不蠢,说不出台词,你也救不了他们吧”

    男人穿着长风衣,脸上带着鸟嘴面具,跟在他身后的另一个人身形魁梧,脸上也带着差不多的面具。

    “你应该很好奇我的身份,hadas我的名字。”

    安琪震惊的瞪大双眼。

    “女孩,你很幸运,也许你不知道,我们都是一样的人,被选中的人。”他的声音非常温柔,安琪却难以忍受的别过了脸。缺氧带来的一系列不适反应折磨着安琪,hadas伸手扣住女孩的脖子,而后慢慢收紧。

    “轰”

    “哐”

    hadas的跟随者艰难挡下琴的一波攻击,红发姑娘漂浮在半空中,周身围绕着烈焰红光。hadas的行为大大刺激了琴,使得她爆发出了比寻常更可怕的力量。

    “stayaayfroher”

    焰火裹杂着庞大的精神力量朝着二人攻去,安琪还没从刚刚那种濒死的状态中回复过来,视野被刺眼的焰光占据,担忧、无力、酸楚、感动,无数情感一涌而上,充斥着她的整个心房。

    琴是欧米茄级变种人,拥有极其强悍的精神力量比x教授更强。

    查尔斯一直担忧琴没办法很好的控制自己,她独一无二的强大天赋更像一把双刃剑,不但会刺痛敌人,也会伤害到她自己。

    “琴冷静一点”

    安琪他们已经在琴的帮助下脱离了hadas的控制,斯科特焦急的大吼出声,他知道,琴已经隐隐有了失控的迹象。

    琴恍若未闻,红发在热浪中猎猎飞扬,整个人都像是燃烧的行星,迸发出令人心惊的光芒与能量。

    安琪不再犹豫,往她身上丢了个净化技能,磅礴到仿佛可以摧毁整个宇宙的力量逐渐平息,理智慢慢回笼,琴明显愣了一下,hadas找准时机,利用气流把她掀翻在地。

    “琴”

    安琪等人焦急的围到她身边,伊森拿起,对着hadas的方向连开了好几枪。子弹被看不清的透明屏障牢牢挡住,安琪恨恨的抬起头,连念五六遍小可怜,把他们承受的痛苦统统转移到hadas身上,与此同时,原本被hadas轻松挡住的子弹也嗖的一下穿越屏障,击中了他的右肩。

    戴着头盔的万磁王从天而降,披风在半空中划出无比帅气的弧度,安琪就像是幼儿园里被坏同学欺负的小孩儿,看到突然出现的长辈后,几乎是热泪盈眶,恨不得抱住对方的大腿喊十声爸爸。

    于是她就真的喊出来了。

    “爸爸爸爸你终于来了快,快去弄死那个大傻逼”

    “”快银忍了又忍,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控制不住的说“你见谁都叫爸爸吗”

    无痛当爸也就算了,现在他还得无痛当哥

    安琪压根没理他,就这么短短一瞬,那个杀千刀的hadas已经利用魔法工具逃跑了

    变种人组织果然跟邪恶法师有来往,安琪愤怒的握紧了拳头。

    她发誓,不把这些糟心玩意儿全部解决,她以后就再也不吃小零食了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有惊有险,但万幸没闹出人命。伊森主动了情报,虽然安琪觉得这次是他们连累了目标人物,不过伊森显然不这么觉得。

    “我曾经被这个组织的变种人追杀过,毫无理由,坚持不懈。”

    今天hadas一出现,伊森就确定他是est的成员那个奇怪的鸟嘴面具,他曾在追杀自己的变种人身上见到过。

    琳达米瑞兹也是追杀伊森的成员之一,最开始,只有她一个人出现过,只是,也许是因为她一直没完成这项于她而言并不算多么困难的任务,hadas又紧接着派出了新成员。

    伊森亨特是经过严格训练并具有高度行动力的最强特工。没有他不能获取的秘密,没有他不能突破的安全防线,也没有他不能伪装的人这是中情局局长对伊森的评价。

    正是因为这份优秀,他才能一次又一次从邪恶变种人手中逃脱。

    “米瑞兹是个很奇怪的女人,我感激她,却也不得不厌恶她。”伊森说。

    在过去那段暗无天日,被迫逃亡的日子里,琳达米瑞兹一共救过他两次。

    第一次,女人主动摘下鸟嘴面具,一边说着自己的名字一边发动能力让伊森在床上痛得死去活来。

    第二次,女人问他记不记得自己的名字,折磨伊森的同时还不停的问他你为什么不看我你为什么没有爱上我

    听完这一切的安琪“”

    这是什么病娇反派迷上我的垃圾剧情

    琳达米瑞兹的脑回路确实很让人窒息,她喜欢上伊森,也许是因为他长得好看,也许是因为他的优秀以及怎么打都打不死的小强精神。

    两人一个追,一个跑,其中一方的感情逐渐变质后,伊森的逃亡生活也更加苦逼了起来。米瑞兹救过他,与此同时,她也热衷于伤害他,精神上与身体上的痛苦都是实打实的,伊森能从不断增加的追杀人员里惊险的逃脱,却差点没嗝屁在喜怒无常的米瑞兹手上。

    因此,米瑞兹突然消失后,他也是大松一口气。

    x教授猜测,那个组织应该是用某种方法消除了米瑞兹关于伊森的记忆,而后给她安排了其他任务,所以大都会那次的事件发生后,查尔斯才没能从米瑞兹脑海中读到有关过往。

    对着喜欢的人都能下这么重手,米瑞兹对待其他目标人物更是残忍,她还折磨过彼得,因此,安琪从奇异博士那里得知这个人已经死亡后,心里也没什么惋惜的情绪。

    他们之前一直没办法用寻踪魔法确定米瑞兹的位置,如今,她的所处地突然清清楚楚的显示了出来,只是代表米瑞兹的红点慢慢变成了灰色,说明目标已经死亡。

    而在米瑞兹身亡后不久,关押在if总部的潘西卡尔斯也不堪折磨,痛苦的死去了。

    安琪对此表示怀疑,主要是这个时间点实在太巧了,哪怕他们都知道if里的人一直在折磨卡尔斯,但也有帮助治疗,说白了就是让她痛苦但不会让她死透。

    x教授从潘西卡尔斯这里获知了有效线索,而在另一个当事人米瑞兹死后不久,卡尔斯就死了,实在让人不得不感到疑虑。

    卡尔斯如果活着,他们也能通过交涉再读一次心,找到更多的线索,现在人一死,任何有可能的蛛丝马迹也被清除干净了。

    安琪“if里会不会也有变种人组织的卧底就像神盾局跟九头蛇那样”

    神盾局出事前,就连不喜他们作风的钢铁侠都不得不承认这个组织的强悍,没人想到组织内部已经被九头蛇污染的这么严重。

    托尼“确实有这种可能,只是if的内部事宜,我跟弗瑞都不好插手。”

    尼克弗瑞是神盾局的老大,他愿意,复联还有其他的一些政府部门才能从他这里获取情报,达成合作,他不愿意,任你一张嘴说出花来也是无用,从某种程度上说,if跟神盾局一样,都拥有极高的自治性与独立性,正因如此,他们这些“外人”想要找到if里的所谓卧底,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好了好了,这次这么辛苦,你们也该好好休息一下。”钢铁侠放下手中的马克杯,轻轻揉了揉安琪的头发,“不管怎么样,亨特也给我们了很多情报,顺着这个方向查下去,总能查到点儿什么,你放轻松,不要担心太多,ok”

    安琪纠结了两秒,然后坦然的笑了出来,“好吧,我知道了。”

    钢铁侠嗯了一声,示意她去看窗边的彼得,“蜘蛛侠牌飞行器,你值得拥有,赶紧让他带你回家吧。”

    任务结束后,x教授给他们四个都放了假,快银欢天喜地的回家看老妈,镭射眼特别害羞的去女友家里做客,只有安琪总是放不下这些事,三天两头的往复仇者大厦跑。

    “荡秋千”这种事儿,一回生二回熟,安琪搂着彼得荡回里格斯庄园后,还特别热情的邀请他留下来吃晚饭。

    彼得恩了一声,心情也像是突然上拔了好几个度,说话的时候,语气里满满都是明媚,气息像是久晒的热蓬蓬的被子,暖洋洋的靠近了女孩。

    吃晚饭前,他们先在花园里享受了一顿舒适的下午茶。天空高远湛蓝,金色的光线轻飘飘洒落下来,偶尔有云经过,在少年身上映出明明暗暗的影子。

    安琪咬了口小蛋糕,偏头去看身侧的彼得,他低头抿着杯子里的茶,睫毛很长很翘,俊秀的脸上带着一种少年独有的干净明媚,像是四月拂过麦田的风。

    罗伯特端着新碟子走过来,彼得连忙站起身,礼貌的接过甜点。

    安琪看了他们一眼,表言又止。

    彼得“怎么了”

    女孩咳了两声,凑到彼得耳边小声说“彼得,你好像有点矮。”

    作者有话要说  安琪为了保护小伙伴自觉小声jg

    彼得丝毫没觉得安慰立马自闭jg

    我终于还是对可爱的小蜘蛛下手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