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荒凉的小道边的青草地上, 有一个小馄饨摊, 支着一个破草棚, 草棚下的桌子坐了三个客人。

    一个总是眉眼带笑的紫裙女人,一个拿着剑的少年, 还有一个胡子拉碴的汉子。

    他们的桌前摆了三碗热腾腾的馄饨,只是紫裙女人桌前的馄饨却有一只可疑的黑色甲壳虫正在沉沉浮浮。

    而他们的边上站着一对老夫妻, 全都佝偻着腰,原本还算慈祥和善的面色现在却有些难看。

    都说事不过三。

    盛了三碗馄饨, 如果说最开始的那一碗存在粗心大意的情况, 之后的那两碗却绝无这样的可能。

    老头子可以保证, 在自己手里的时候,馄饨是绝无那些东西的

    那么也就是说,这三人看出了什么

    他双眼闪过杀意, 嘴上说着。

    “我这就再去换一碗。”

    但是等到他一靠近, 老头子突然从怀中摸出什么, 就要朝着薇洛等人扔过去,薇洛反应迅速,抬手就把碗扔过去。

    一碗热汤顿时就落在了那老头子的脸上,脖子上。

    而他射出去的几只指甲盖大下的蜘蛛被阿飞一剑劈开, 在地上蹬蹬腿,死了。

    “啊我的眼睛”

    老头顿时惨叫一声, 那惨叫声简直直冲云霄, 渗人的很, 然而这样的惨叫却戛然而止了。

    不到几息的时间, 他脸朝下咚的一声栽在地上,再无声息。

    死之后那双手还保持着捂着眼睛的动作。

    胡铁花看了看老头子,又低头看了看那香喷喷的馄饨,赶紧站了起来。

    “师兄”

    老婆子尖利的哀叫一声,然后愤怒的看着薇洛三人。

    “我要你们偿命”

    她随即从头上拔下银簪子,朝着众人就甩了出去。

    银簪子在半空中迅速裂开,内里藏有数根闪着幽绿光芒的细针朝着众人飞了过去。

    胡铁花大叫一声,举着桌子腿挥舞两下,把那细如牛毛的针全都拦了下来。紧接着他把桌子朝着老婆子扔了过去。

    老婆子冷哼,抬脚就想用轻功躲开,结果脚下像是被什么拽了一下,砰的一声,老脸朝下,着实摔了个狗吃屎。

    影子不用谢。:

    而那桌子就砸在了老太婆的身上。

    桌子上的细针顿时插进了她的肉里,老太婆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接着她面色迅速青紫。顿时就出气多近气少了。

    虽然这么快就解决了两个敌人,但是薇洛他们都并不开心,甚至有些后怕,这毒太厉害了,要是他们没有提前发现不对,岂不是就要被无声无息的毒死在这荒郊野外了

    胡铁花一脚把桌子踢开,随后隔着一点距离质问老婆子。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们”

    “为什么要杀你们呵呵,你不知道原因咳咳。”

    老婆子咳嗽两声,吐出一口毒血,咧着黑紫的嘴唇,露出带血的牙齿,实在恐怖。

    她一双眼睛怨恨又贪婪的看着薇洛,桀桀一笑,对着胡铁花道。

    “她偷了西方魔教的罗刹牌,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一心帮她,她却只是利用你们罢了,咳咳。”

    “你是西方魔教的人”

    薇洛暂时没理会老婆子的挑衅,质问道。

    老太婆怨恨的瞪着她,尖利的开口。

    “不,我和我师兄乃五毒童子座下弟子。”

    “五毒童子”

    胡铁花一惊,随即微微皱眉。

    五毒童子乃是苗疆极乐峒之人,最善于用毒,行踪飘忽不定,行事诡异非常,实在有些棘手。他不是江湖上武功最高的人,却是江湖人最不愿意交手的人。

    老太婆听了他惊讶的声音哈哈大笑起来,吐着黑色的毒血死死盯着薇洛三人,尖利的诅咒着。

    “我师父最会杀人,你们杀了我和师兄,等我师父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薇洛却不想听这些,她眯起眼睛。

    “既然不是西方魔教的人,你又为何来抢罗刹牌,罗刹教发了悬赏令”

    结果她却听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回答,老太婆再次吐出一口毒血,断断续续道。

    “因为玉罗刹死了,哈哈,西方魔教上下现在都在找罗刹牌的下落,重金酬谢不说,日后还可以要求西方魔教帮忙做一件事。

    它现在就是一块谁都想要的烫手山芋,咳咳,哈哈哈西方魔教放出消息,不出几日,全天下都会知道罗刹牌在你手上。

    他们很快就会找上你,白天追杀你,晚上追杀你,你只能没日没夜的跑,否则就只能死”

    老太婆像是回光返照一样,大声的吐出最后一个死字,然后睁着眼睛断了气。

    她那双渐渐失去生命的光芒,变得犹如死鱼眼珠的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薇洛,像是一个亡灵怨毒的看着她什么时候去死。

    薇洛面色很不好看。

    妈的,玉罗刹竟然还敢坑她

    原剧情里他假死,把罗刹牌给了玉天宝。

    玉天宝带着罗刹牌带到了中原,没几日就死了,罗刹牌在各个人中不断流转,掀起一片腥风血雨。

    而归根究底,这也不过是玉罗刹的又一个计谋,他想要借此机会消灭西方魔教所有对他有异心的教众,给自己的亲生儿子铺路。

    现在这罗刹牌到了薇洛手上,偏偏就这么巧,不久前还活蹦乱跳,一掌能劈死她一个影子的玉罗刹就挂了,这分明就是他将计就计,准备套路她

    薇洛都能想象的到,等到了结尾,她已经在那么多江湖人士的追杀下被弄死了,西方魔教的叛徒也被钓出来了。

    而玉罗刹此刻施施然的出现,既拿回了罗刹牌,又弄死了叛徒。顺便经过这件事,还在中原顺利给自己的西方魔教做了个宣传

    系统帮着分析。

    而且这一手之后,你之前败坏的玉罗刹的威名立刻就能填补回来,恐怕想得多的还以为玉罗刹是故意放任你偷了罗刹牌,还将计就计弄出这一出来。

    就算你最后没被弄死,也肯定会暴露行踪,玉罗刹一直躲在暗处,你现在很危险啊。

    开什么玩笑,我会如他的意

    薇洛缓缓露出一个逐渐扭曲的笑容。

    胡铁花迟疑道。

    “你当真偷了罗刹牌”

    “没错。”

    “那你这下可惹上烦了,现在你想要活命恐怕只有一个方法。”

    薇洛也知道这个方法,就是送走罗刹牌,而且最好昭告全天下,让所有人都知道罗刹牌不在她手上。

    这样在西方魔教内乱结束之前,都不会找她麻烦。

    但是薇洛能干这种事吗

    不,她受不了这委屈。

    薇洛摇摇头。

    “我有更好的办法解决罗刹牌,只是抱歉,我恐怕无法和你们去看洛阳花会了。”

    胡铁花皱眉。

    “你一个人如何挡得住那么多人的追杀。你若是要找地方藏身,我倒是知道几个隐蔽的去处。”

    阿飞冷冷道。

    “你也是我姐姐,做弟弟的自然没有见着姐姐被追杀而不管的道理。”

    “那就帮我找一个人。”

    薇洛微微一笑,

    “谁”

    “金灵芝。”

    薇洛已经记不清金灵芝的身份、特征了,不过找到金灵芝,并且不惊动金灵芝。依然是件很简单的事情。

    因为金灵芝并不是什么无名小卒,她是万寿万福园金老夫人的小孙女,江湖人称火凤凰。注1

    而恰好,这地方离万寿万福园并不远。所以薇洛只给了一个名字,胡铁花依然成功的在一日之后带回了金灵芝的消息。

    但是他却不懂,金灵芝怎么可能帮助薇洛从这次的权力漩涡中平安脱身。

    “她自然不可以,不过她却是带我去一个地方的钥匙。”

    薇洛骑在马上,微微一笑,眼中满是狡黠和恶意。

    “如果顺利的话,我可是能替这江湖粉碎两件大阴谋呢。”

    她这样一说,如何不让胡铁花好奇,他黑亮的眼睛更亮了几分。

    “什么地方”

    “一个暗无天日、号称可以交换任何东西的地方,一个让无数人趋之若鹜又忌讳莫深的地方。不过在我看来,那只是一个人们恶臭的聚集地。”

    薇洛面色很冷。

    “它处于海外,名为蝙蝠岛。”

    “蝙蝠岛那岛上有很多蝙蝠”

    “或许有,或许没有,不过那岛被取这个名字,和岛上的蝙蝠并无关系。你也不用对它有什么好奇心,反正它很快就会被毁了的。”

    薇洛天凉了,该让某个瞎眼蝙蝠破产了。

    中午,三人悄咪咪的进城去买干粮。

    毕竟之前他们是奔着花会来的,哪知道会被追杀,自然没有带便于贮存的干粮。

    他们买了些炊饼,用纸包着,可以放很久。

    只不过这中间却出了点小插曲,薇洛注意到有人多看了他们两眼。

    这么个小镇也有追杀她的人

    胡铁花和阿飞注意到了,买够干粮之后,迅速离开。

    薇洛本以为那个人会跟上来,不过他似乎估计薇洛这边人多,并没有冒险,而是跟了一段路迅速的离开了。

    想来是准备把消息上报。

    薇洛侧了侧头,身后跟着的三个怪女人沉默的迅速跟了上去。而在地上,一个影子正顺着墙角的阴影游走,和三个怪女人保持一样的速度。

    一盏茶后,一个精瘦的汉子昏迷在死胡同,全身裹得严实的女人沉默的垂头,然后抓住男人的后颈衣领,拖着他到了死胡同的最里面。

    看了看周围,另一个怪女人抄起一个有些破烂并且散发着迷之味道的大筐子。

    横躺着的男人自然是无法被扣上筐子的。

    薇洛想了想,操纵着影子帮他单膝跪地,摆了一个手握拳撑着下巴的思想者姿势,然后一个大筐子把他罩了个严严实实。

    看见薇洛那三个奇怪的打手回来,胡铁花知道她们是追着那个男人去的,顿时小声道。

    “解决了”

    “嗯,我的手下严肃的教育了他不要随便盯着人看,他已经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正在思考人生呢。”

    薇洛微微勾唇。

    胡铁花:

    半个时辰后,一个老婆婆弯着腰路过,一眼就瞄到了一个破烂筐子没人要,立刻眼睛一亮,三步并作两步往前走。

    结果另一只手抢先按住了筐子。

    老婆婆一看竟然是这街上总是和自己作对的老对头王寡妇,顿时不乐意了。

    “一个破筐子你还要和我这个老婆子争”

    “什么和你争,这筐子我先抢到的”

    “明明是我先看见的”

    “无主的东西,自然是谁拿到算谁的”

    “呸,你是看不起我年纪大了腿脚不好是不是你也不比我年轻几岁”

    “就是看不起你腿脚不好怎么样年轻几个月那都是年轻,不是说一日三秋什么的吗

    我比你年轻三年零八个月,算算日子,咱们这都相差几千年了,你就一牙都掉光的老妖婆”

    “我和你真要差了几千年,我就是你祖宗了”

    “我祖宗都在坟里呢”

    老婆子气急,一双手鸡爪似的伸着,狠狠道。

    “老娘我当初可是打遍十里八乡无敌手,你别给脸不要脸。看我不把你那老脸抓花”

    “你那满是褶子的脸能比我好到哪去,反正这筐子今天必须是我的,敢跟我抢,我把你头发给你薅秃了”

    王寡妇不甘示弱。

    结果突然,她猛地看见筐子下露出了一只脚。顿时愣住了。

    老婆婆看她不动了,疑惑的也看了过去,然后惊得赶紧后退。

    “这这死人了”

    王寡妇胆子大,竟然咽了咽口水把筐子拿了起来。结果就看见一个垂着头正以拳头撑着下巴的男人。

    她看那胸膛分明是有起伏的,小心的探了探鼻息。

    老婆婆小声道。

    “咋样”

    王寡妇一言难尽。

    “活的。”

    老婆婆原本害怕的眼神顿时变成了嫌弃。

    “什么玩意,现在的江湖人怎么一个比一个奇怪,大白天跑这睡觉。”

    王寡妇深以为然。

    “前天不是还有一对老傻子夫妻给了二狗子他爹娘一锭银子,就为了买一个小破馄饨摊,那可是二十两啊,真是人傻钱没处花。”

    “你那算什么,去年隔壁镇不有人打架拿银子打吗好些银子都嵌进墙上了,扣了半个月才都弄出来。真是天上下钱。这种好事怎么我就没赶上,竟是碰见这些玩意。”

    “不是说练功容易那什么走火入魔吗一定是练功练傻了,走了走了。”

    王寡妇把筐子重新盖上去,转身跟着老婆婆走了,亲亲热热的吐槽最近的武林人士奇葩日常。

    于是一个时辰都没到的功夫,整个小镇都知道武林人士有种奇葩爱好,喜欢跪着缩在筐子里睡觉。

    有人坚定的表示,这种姿势一定不是普通的睡觉,说不定这就是和打坐一样,通过这样的姿势练就神功

    “等到神功大成,那一招之下飞沙走石,石破天惊,惊天动地,地动山摇,摇总之就那么回事”

    众人好多词,一听就很厉害

    路过茶馆的西方魔教小喽啰心里嗤笑,一群无知百姓,就这还绝世神功。他倒要看看是哪个三脚猫功夫的人在吹牛

    一盏茶后。

    这不是他弟吗

    与此同时薇洛等人已经远离了之前的那个镇子。

    不知何时,她骑在马儿身上突然动作一顿,接着继续目不斜视的往前。

    而远远坠在后面,正不断游走于阴影下四处探查的影子,则是停顿下来,安静的隐藏在一棵树的树冠里。

    边上则是一个身材矮小,并且相貌丑陋还有一双吊三角眼,一看就不像好人的侏儒。

    而恰好五毒童子正是一个相貌丑陋的侏儒。

    薇洛想到什么微微一笑。

    “听说五毒童子是个长不高的矮冬瓜。”

    藏在树上的人面色狰狞了一瞬。

    胡铁花点点头。

    “应该是天生的侏儒,不过他生性凶恶,还喜欢藏匿于暗处,所以见过的人不多。我也不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

    “相由心生,那矮冬瓜想必长得很是丑陋。说不定就是因为不敢见人才喜欢躲在暗处,就像是阴沟里的老鼠。”

    藏在树上的人面色越发狰狞。

    “不过五毒童子用毒很厉害,咱们还得警惕一点。”

    藏在树上的人露出一丝得意。下一秒。

    “不过是个矮冬瓜,怕什么。”

    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确定身份的五毒童子面色瞬间狰狞阴狠,冷冷的盯着那个紫裙女人。喃喃自语道。

    “老子平生最恨别人说我矮,等你吃了我的毒饼子,我不会让你轻易死的,我要让我的极乐虫吃了你的腿”

    系统。

    划重点,毒饼子,待会要考的。

    考不过就生不如死加断腿的那种

    薇洛挑眉。

    不多时,胡铁花提议该吃午饭了。

    怀中的饼子放久了冷了就不太好吃了,非常有野外露营经验的胡铁花生了一堆火,准备把饼子烤一烤,烤的酥脆了会更好吃。

    然而薇洛接过饼子,认真看了看,在五毒童子露出阴险笑容的时候,她突然把饼子扔在了地上。

    “这饼子麻麻赖赖的,一看就不好吃。”

    他听见薇洛的嫌弃,胡铁花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炊饼,芝麻炊饼不都这样的吗

    薇洛仰头,一副高贵的模样。

    “长得太丑了,我不吃。”

    好在阿飞看着薇洛暗示的眼神明白过来,他看了看自己的饼子,果断表示。薇洛说的对

    胡铁花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但是跟着小伙伴准没错。

    所以薇洛说的对

    眼睁睁看着自己精心下毒的饼子被扔在了地上,五毒童子气急败坏。

    有毛病吧

    谁会因为饼长得难看就不吃了

    阿飞虽然扔了饼,但是人不吃又不行,他看了看一边的小溪。

    “这溪水有鱼,不如我去抓一条来”

    机会

    五毒童子瞬间飞到了小河上游,这一边都是杂木林,薇洛等人在下游处,隔了很远,理论上是发现不了五毒童子的。

    五毒童子仗着这点,得意的笑着,掏出了一个绿瓷瓶,薇洛还以为他要给水下毒。正要操纵影子阻拦。

    结果却看见几只小小的黑色食指长像是黑线一样的小虫子从瓷瓶里钻出来,进了水之后,不多时,几条鱼慢慢上浮。目光呆滞的看着五毒童子。

    五毒童子拿着一个小笛子吹了吹,明明没出什么声音,那些鱼却像是听见了什么,开始朝着薇洛等人的下游移动。

    并且全程大大咧咧,鱼背时不时露出水面,就差在脑门上刻字。

    鱼傻肉多,速抓

    而事实上,阿飞站在小河中的一块石头上也确实看见了这几条鱼,手中尖尖的树枝即将插下去。

    薇洛突然叫住他。

    “等一等,别插那几条鱼。”

    阿飞停下动作看她。

    薇洛高贵冷艳的表示。

    “我不吃这几条,别的鱼都躲着人,它们倒是游上来围着人打转,一看就不矜持。”

    五毒童子气得吐血,这辈子头一次听说鱼还要矜持的

    他阴森森的藏在暗处,再次催动毒虫。

    让那些鱼尾巴一甩躲进了更深的水中,不过依然在阿飞的边上打转。河水还是蛮深的,能见度不高,阿飞自然无法识别到底哪一条是不矜持的鱼。

    五毒童子冷哼,他还不信,这样那些人还能好运的躲过去

    结果突然,水中溅起一片水花,一条肥美的鱼不知怎么就蹦跶到了岸上。并且一路蹦跶两下到了薇洛的脚边。

    薇洛一脚踩住鱼尾,抓了起来。

    接着,又是一条鱼蹦了上来,眨眼间的功夫,总共五条鱼蹦上了岸。

    胡铁花一脸震惊的看着小河,还有这种好事

    刚刚还是坚决不吃不矜持之鱼的薇洛一脸坚定的表示。

    这些鱼一定是大自然的馈赠

    “阿飞,别抓了,鱼够了”

    “就来。”

    阿飞听到薇洛的招呼声,果断把手中准备插鱼的树枝扔掉,施施然的用轻功飞离了石头回到了薇洛边上。

    感染毒虫的鱼阿巴阿巴阿巴。

    五毒童子嘴巴都忘了合拢了。

    这他妈也行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河面,又看了看那五条大鱼。

    他确定,那三人绝对没法动什么手脚,那些鱼就是自己从水里蹦出来的,不是有人在水面用武功抓上去的。

    但是这怎么可能

    虽然确实会有鱼蹦出水面的情况,可怎么会这么巧,偏偏就在这个时候

    藏于水中的影子嘻嘻嘻。

    五毒童子不放弃,他冷眼看了吃烤鱼的三人一眼,突然绕开薇洛等人,朝着前面过去。

    影子立刻从水中出来跟上。

    然后把这家伙在路边的野梨子下毒的事情看的一清二楚,接着他又偷摸的在这林子里弄了几只毒虫。

    他料定了那些人吃多了烤鱼肯定会口渴,看见这汁水充沛的野梨子很大很可能会走不动道。

    所以下足了功夫。为的就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毒死那几个人。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有三个浑身都蒙着布料的女人并不和那三人一起吃,但是五毒童子却心里清楚,双拳难敌四手,他武功并不算顶尖,对上六个人恐怕不是易事。

    还是毒杀最为稳妥。

    半个时辰后。

    胡铁花果然看见了那路边的一片野梨子树。

    他顿时惊喜的看过去。

    “有梨子”

    薇洛立刻指挥自己的三个打手去采。

    五毒童子桀桀一笑,结果却只看见那三个女人精准的避开了所有抹了毒药的梨子。

    他不信这伙人的运气就那么好

    五毒童子面色一黑,催促自己的毒虫赶紧上,结果只听一声并不清脆的喀嚓声,让他的面色顿时僵硬了。

    一个怪女人默默的抬脚,她的鞋底上一只粗长且黑红的蜈蚣正死不瞑目。

    接着,又是一声咔嚓声。

    另一个怪女人抬脚,鞋底上是一只黑色的毒蝎子。

    五毒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