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我对象是朵假花 > 第 48 章
    因为柳寻笙说会有司机送他去誉颂娱乐公司总部, 于是苏千惠就没去接他, 加之未来一年中和柳寻笙相处的时间会很多, 所以苏千惠在签约成功后的那天就加了方棋, 方便以后联系。

    她给方棋发了个誉颂娱乐公司总部的定位, 让方棋把柳寻笙送到这里, 她在楼下接他。

    中午十二点吃过午饭后,柳寻笙和方棋就出发了。

    苏千惠算着时间, 觉得柳寻笙和方棋应该快到时下了楼, 在公司楼下的一家咖啡馆买饮料,而她还在等待出杯时, 就看见柳寻笙从一辆黑色宝马五系车上下来。

    她之所以一眼就看到了柳寻笙,不是因为柳寻笙那张漂亮脸蛋,事实上苏千惠脸柳寻笙的脸都没见着——柳寻笙撑着一把黑伞,戴了遮阳帽和墨镜黑口罩,浑身上下遮得严严实实的,几乎看不到多少外露的皮肤。

    不过苏千惠认识方棋, 而且柳寻笙那一头近乎及腰的黑顺长发也很明显, 所以她认得出来。让她松了口气的是方棋开的车还算比较低调,不会过于惹眼, 不然她怕柳寻笙一个新人坐豪车背后会有人嘴碎, 胡乱给柳寻笙抹黑。

    毕竟这圈子就这么大,每多一个新人,就意味着圈子里的资源会更少。

    “寻笙。”苏千惠对着柳寻笙招招手,让他到咖啡馆这里来, 等柳寻笙走近后问他,“要喝咖啡吗?”

    “要一杯加冰的,谢谢苏姐。”柳寻笙进了咖啡馆后就把太阳伞和口罩都收起来了,随后将墨镜也摘下,眉眼弯弯笑着对苏千惠说。

    柳寻笙的身份证上写的年龄是二十岁,而苏千惠已经二十八了,甚至比秦狰还大一岁,因此在签约过后苏千惠就直接喊他“寻笙”,没再像之前那样尊敬但生疏地喊他“寻笙老师”。

    “我的办公室在七楼,等会带你去看看,公司这边平时没什么事的话可以不用过来。”苏千惠把咖啡递给柳寻笙,见他一只手抱着伞,另外一只拿着口罩墨镜什么的不太方便,便帮他拿了伞。

    都快十月底了,临近秋末,岺城的气温早就降了下来,现在就算是下午一两点的时候也不热,说是遮阳似乎没必要;而柳寻笙就算长得再如何好看也只是个新人,说是为了躲避狗仔偷拍,可这样的打扮过犹不及根本不低调,反而使得他在人群中更加醒目。

    苏千惠好奇地问了句:“今天天气不热,寻笙你是在防晒吗?”

    柳寻笙低着头正忙于喝咖啡,少年肌肤玉白如雪,握着咖啡杯的手指纤长,垂眸时浓密的眼睫挡住一半眼睛,听见有人喊他时便倏地抬眸,眼睫好似羽扇一般灵动勾人,露出底下清泉似的一对眼眸。

    饶是苏千惠知道他本就生得好看,可上次见面她和柳寻笙隔得远,现在这样近距离看他,她也在他脸上找不到任何瑕疵,精致得就仿佛一尊稀贵的玉瓷人。

    “嗯嗯……”柳寻笙嘴里有咖啡,只能先含糊地应了两声,刚咽下去准备说话时,他和苏千惠之间却忽然插.进一个女人。

    “苏姐,你也来买咖啡了吗?”

    那个女人身量高挑,凹凸有致,不过脸很普通,就算化了妆也只能说是路人长相。

    “是啊,椒椒。”苏千惠扬手和她打招呼,看来是熟人,“你买了吗?没有的话我请你喝杯奶茶吧。”

    “不用了,最近在减肥,我还是喝无糖苏打水吧。”被称做“椒椒”的女人笑了笑,虽然从她出声的那一刻起她都是在和苏千惠说话,然而期间她的目光更多是落在柳寻笙身上的。

    当看清柳寻笙面容的那一刹,她也微怔,眼里闪过惊艳的神色,却没有欣赏之意——毕竟这不是自己带的艺人,长得再好不在自己名下,分的就是她手底下其他艺人的肉。

    苏千惠绕过她走到柳寻笙身边,开口道: “寻笙,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同事徐兰椒,也是誉颂娱乐的经纪人,你叫她椒椒姐就行。”

    柳寻笙捧着咖啡乖乖和她问好:“椒椒姐。”

    “寻笙?”徐兰椒语气里带着疑惑,“这是你刚签的新人吗?”

    苏千惠说:“是啊,他叫柳寻笙。”

    “脸长得确实很漂亮,不过看他行头我还以为哪个巨星来了呢。”徐兰椒眉尾一扬,睨着柳寻笙头顶的黑帽子和他一顿遮阳行头意有所指道。

    徐兰椒人如其名,脾气暴躁,酷爱抬杠,苏千惠知道她是什么德行,不过苏千惠也不是吃素的,当即就笑着回她说:“没办法,寻笙他怕晒太阳,他不像我们皮肤黑,人家能这么白平时肯定得好好防晒呀。”

    徐兰椒闻言登时就闭上了嘴。

    没错,纵使她和苏千惠平常都很注重保养,皮肤在普通人群里也算是偏白的了,可还是比不多柳寻笙。而且柳寻笙现在是苏千惠的签约艺人,像他们这类长得漂亮的艺人防晒保护自己的脸蛋是天职,没有什么可以指摘的。

    苏千惠短短一句话就呛得徐兰椒无法再继续抬杠,沉默在三人之间蔓延,场面一时有些尴尬,徐兰椒正思考着是就这样结束话题还是再说点什么缓解气氛时,余光就瞥见公司大门处又驶进一辆白色的车。

    车后座坐着位穿蓝色衣服的年轻女人。

    徐兰椒“嗬”了声,哂笑着啧啧道:“哎哟,说巨星巨星还真来了。”

    苏千惠顺着她的目光一看,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过她没接徐兰椒,带着柳寻笙往总部大楼去:“咖啡买好了,椒椒,我们就先上楼了啊。”

    咖啡馆和总部大楼离的不远,不过一出咖啡馆的门柳寻笙又把伞给打上了。

    “那么怕晒太阳啊?你已经够白了。”苏千惠蹭了他的伞遮阳,觉得自己一个女人都不如柳寻笙会照顾自己脸,笑道,“不过注重遮阳防止紫外线还是好的。”

    柳寻笙点头,和苏千惠解释:“嗯,我一晒太阳就会头晕恶心,所以我都不敢晒太阳。”

    “那你确实得好好打伞,别晒晕了。”苏千惠没想到柳寻笙这还是病理性的,面露惊讶,同时也在心里琢磨着以后如果要给柳寻笙安排什么综艺的话最好别给他排室外的。

    两人走到公司楼下,那辆白车也刚好在楼下玻璃门前停下,坐在里头的女人也跟着下车。她穿着一字领的浅蓝色连衣裙,扎了个蓬松的丸子头,双颊扫着浅粉色腮红,和她唇上镜面唇釉是一个色系的,整体妆容和搭配使得她看上去朝气勃勃。

    她唇角似笑非笑地勾着,给人一种亲近平易近人的感觉,但她身后跟着助理和经纪人脸上却没什么表情,看上去不近人情。

    苏千惠不想和他们撞上,刻意放慢了脚步,等他们先进了电梯后才重新迈步,和柳寻笙等另外一部电梯。

    “她……”

    当那女人的面容彻底消失在电梯门后时,柳寻笙却忽然开口。

    “怎么了?”苏千惠侧头看向柳寻笙,只见少年似乎有些出神,清澈眼底浮现着几缕疑惑的神色。

    柳寻笙迎上苏千惠的双目,问她道:“苏姐,你知道她的名字吗?”

    “你没见过她吗?”苏千惠比柳寻笙更加疑惑,她见柳寻笙望着卞月琼发呆,还以为柳寻笙之前很关注卞月琼,因为发现原本应该待在瑞遥的她出现誉颂才惊讶呢。“她是卞月琼啊。”

    柳寻笙说:“我见过她。”

    这个人的名字他以前虽然也见过,可大多都是微博热搜上看见的,他因为没什么兴趣从来没点开看过,而在湖景别墅时,他和秦狰不管看什么电影或是电视剧,也从未看到过这个她的脸庞出现在荧幕上。

    直到今天在誉颂娱乐总部这里见了真人,他才知道原来那个几乎天天挂在热搜上的卞月琼,就是她——那个出现在秦狰梦境中的女人。

    他唯两次看见她的脸,一次是在秦狰梦里,第二次就是现在。

    “我就说,她最近名气挺大,你不应该没见过她。”苏千惠给柳寻笙解释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她和瑞遥的合约快到期了,续约签的是誉颂,最近她动作比较多就是在帮着瑞遥挣最后一桶金。”

    “能和老东家高高兴兴地结束合约,还能全身而退最后双赢一把,她不简单。原先她和骆昕雨、纪毓、简烁柔并列新四小花,不过等新剧上映地位估计就不再只是四小花了吧。”苏千惠抿抿唇,“电梯来了,我们走吧。”

    柳寻笙收回探究的目光:“好。”

    今天去公司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事,苏千惠主要是带着柳寻笙熟悉公司环境,让柳寻笙看过一遍以后录歌用的专业歌棚,和拍摄宣传硬照的摄影棚以及未来如果要和公司同艺人去参加什么节目综艺时的彩排练习地点,再叮嘱他别忘了周三两人要一起去陵山见吕导后就让他回家了。

    中午柳寻笙来公司时只有方棋送他,然而柳寻笙下午回去时,走近车门,却发现车里还多了一个人——坐在车里等了不知多久男人见他走近便降下车窗,有着伤疤的那半张脸隐匿在昏暗另一边,微微侧头看向他的眼眸乌沉深邃,唇边虽然不见一丝勾起弧度,低哑的嗓音乍听只有冷漠疏离的感觉,但和他朝夕相对的柳寻笙却听出了里面蕴藏着平静和温和。

    男人启唇唤他:“笙笙。”

    秦狰来接他回家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来啦!二更可能会晚点,等不及的宝贝可以明天早上起来看,容我先吃个螺蛳粉宵夜写吃后感,狗头jpg感谢在2020-06-27 23:40:40~2020-06-28 22:23: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云听 3个;霏霏子是坠□□的!!!、咿呀雅、阿芫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秦霄贤 30瓶;眼镜八 29瓶;温泉蛋好吃 20瓶;阿芫、司书、当涂、逐鹿的泡泡、jjj、宁采桃花不采臣 10瓶;一只长得像土拨鼠的尖 6瓶;口贝力鹿、莲蓉橙子馅、土豆粉 5瓶;Lvvvv、霏霏子是坠□□的!!!、珍珠鹅鹅鹅鹅鹅鹅鹅鹅、可可爱爱,没有脑袋、胡桃竹子、酌川、reason、踏歌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