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密室盛宴 > 第29章 Chapter 29
    记忆归位

    尽管风大雨大, 还伴有电闪雷鸣, 可打磨的声音还是吵到了室友。

    阿文下床穿鞋, 轻手轻脚地靠近, 撩开窗帘。

    跟防盗网上忙活的两人同时抬头, 三人尴尬照面。

    实际上尴尬的只有阿文一个, 病人ab随便扫了一眼便继续忙手头的事了。

    不过鉴于对面二人目光过于犀利,阿文有点心虚, 不免清清嗓子缓解下紧张的气氛, 然后说“你们在做什么,外面下雨了, 小心着凉啊。”

    “手工比赛啊, 要不要一起玩”乔臻抽空朝不明真相的热心室友眨眨眼睛, “我和阿a说好了, 谁先停下来算谁输。”

    唐靖西“”

    阿文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

    精神病患者五花八门, 以前赶上下雨天还有排队蹲门口装蘑菇的, 阿文见怪不怪,打着哈欠提醒他们比完赛记得要洗热水澡驱寒, 随后就趿拉了鞋子回去睡觉了。

    夜里十一点,走廊灯也黑了。

    唐靖西把磨了快一小时的塑料片举起来查看,这种塑料饭盒还算有厚度, 打磨过后会出现类似刀刃的梯度, 跟真正的匕首肯定是没法比, 不过眼下条件有限, 终归是聊胜于无嘛。

    旁边乔臻也差不多了。

    两人对视一秒, 唐靖西朝屋里一抬下巴,对方会意,折身跳下窗台返回病房,唐靖西紧随其后。

    “现在就去”乔臻压低声音,视线依次看过对面的两张病床。

    “再等等。”唐靖西抬腕看表,“应该还没睡熟,先洗澡换衣服,等差不多十二点了再出去。”

    说完,他取出床头柜三层的干净病号服,率先进了盥洗室。

    大概又过了半小时,均匀的呼吸此起彼伏,夹杂着偶尔的鼾声。唐靖西翻身下床,叫上乔臻,两人脚下无声,快速离开病房。

    走廊的灯也熄了,只剩下贴近地板的一溜指示灯。

    快到护士台的时候两人提前停下,这会儿那位女装大佬g不在,晚上值班的是个年轻女孩。夜班事少,小姑娘昏昏欲睡,右手托着下巴,左手转着根圆珠笔打发时间。

    唐靖西侧头看向乔臻,低声道“你去吧。”

    乔臻一脸狐疑“去什么”

    唐靖西面无表情地说“打招呼,注意往右边站一些,不然我不好动手。”

    乔臻“”

    唐靖西懒得废话,伸手直接把人推出墙根。乔臻猝不及防,就这么一个踉跄站到了护士台前。

    乔臻“”

    护士“”

    小姑娘原本都快睡着了,冷不丁一个大活人冒出来,之前还没个脚步声,登时被吓了一跳,圆珠笔脱手,“啪嗒”两声落地,又骨碌碌地滚进了椅子下面。

    乔臻略显尴尬地弯了弯嘴角,垂眼扫向铭牌,注意到上面写着“护士i”的字样。

    看来也是个密室玩家。

    “晚上好。”乔臻边说边往右边挪挪,“我昨天才住进来,怕黑,可以给个小夜灯吗”

    “哦哦,请稍等。”护士i刚刚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后知后觉地想起笔还跟椅子下边躺着呢,忙弯下腰去捡。

    赶在这个松懈空当,唐靖西快速现身,径直绕过护士台,照着小姑娘后颈就是一记手刀。这一下毫无防备,护士i只觉得身子闷响,下一秒眼前一黑,就此没了意识。

    唐靖西动作利索,伸手捞起对方软掉的身子,跟桌面摆成趴睡的模样,还特别注意将她的头侧过来,以免压迫口鼻造成窒息。

    乔臻眼看着斯文室友干坏事,忍不住啧啧摇头“看不出来,你干这事还挺顺手,真的是衣冠禽兽啊”

    唐靖西眼皮也没抬一下,垂眸看向小姑娘的脸,淡淡道“中文不好就别乱说。”

    小护士也是个外国人,金发碧眼,具体年纪看不太出来。唐靖西最后检查了铭牌,把她的字母代号也记了下来。

    这样一来已经出现的玩家就有七个人了。分别是他和乔臻,隔壁病房的病人cd,女装大佬护士g,暂时晕过去的护士i,以及白天被提到过的医生j。

    捋清思路,唐靖西对乔臻说“走吧,还不清楚三层的情况,不能浪费太多时间。”

    楼梯紧挨隔离男女病区的铁门,没有任何人看守。唐靖西感觉有点奇怪,作为精神病院来说,九号病院的防护工作可以说是非常松懈了,这群人动不动就群魔乱舞,怎么能只留个护士值夜班

    往后一路都非常顺利,两人上到三层。

    医护人员专区跟楼下格局一样,男左女右,只不过没有铁门。他们要找的寄存处在左侧走廊的最里面,位置逼仄,木牌被磨得光秃发白,不仔细看很容易忽略过去。

    唐靖西试了试门把,扭转不动,是锁住的。

    门把下方有个锁孔,表面挂着层粗糙锈迹,显然已经有年头了。

    唐靖西有点犯难,开锁这个技能他应该是没掌握的,撬锁倒是可以,不过那样动静太大,会吵醒住在这层的医护人员。

    就在这时,身边的乔臻拍了拍他肩膀,示意让开地方。唐靖西侧目一瞧,正看见他把一枚曲别针掰直,仅保留一个回形弯钩,然后单膝蹲下,将小钩子伸进锁孔,一边转动一边侧耳去听。

    唐靖西有些意外,又不想打扰对方干正事,于是暂时压下好奇耐心等在一边。

    不多时锁芯“咔嗒”一响,乔臻把曲别针收回病号服口袋,这才朝唐靖西笑着一眨左眼,说“白天护士g送药,趁他不注意从病历本上抽下来的,没想到能用上。”

    唐靖西看他的眼神顿时就有点不一样“我是没想到你还会开锁,黑客需要具备这种技能吗”

    “黑客本身肯定是不用的。”乔臻推门进去,“但是这行风险高,一不留神就会得罪人,还都是惹不起的那种。所以开锁嘛,删库跑路必备技能,我猜我就是这么会的。”

    唐靖西觉得有道理。

    寄存处更像是一个杂物间,陈列着一排排铁货架,上面落着不知道多少年的灰尘。每一层都摆着几只粗制滥造的塑料筐,里面存放有病人的私人物品,边缘别着个夹子,夹子末端挂着写有姓名的小卡片。

    两人分工,快速将姓名为代号的塑料筐筛选出来。

    等确定没有遗漏后,乔臻掸了掸掌心的灰尘,说“没想到只有病人玩家的物品,还以为其他角色的也会在这里呢。”

    唐靖西平平“嗯”了一声“我也是这么想的,现在看来密室的设计更加严谨,寄存处只有病人的私人物品,至于另外三种角色,他们的东西应该是放在了其他地方,比如更衣室之类的。”

    不过眼下不是担心别人的时候,两个人都不是同情心泛滥的圣母,找到其他人的物品只是顺手而为,重点还是得放在自己身上。

    眼下时间接近十二点,唐靖西不再耽搁,蹲下身直接打开了属于病人a的塑料筐。

    那里面最上层是一双靴子和一套衣服,鞋是翻毛牛皮短靴,衣服则是很基础的白衬衣和深灰色牛仔裤。唐靖西把这些无关紧要的翻开,待看清楚下层的物件才稍稍宽下心来。

    下层有个分装药盒,盒盖贴了截医用胶布,上面写着“jessea的小秘密”。药盒旁边放着部手机,手机处在关机状态,唐靖西顺手开机,不消片刻,界面跳出,他扫了眼满格的电量和处在连接状态的ifi,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

    除此以外还有一条贴身枪袋,里面插着把改装手枪和两支弹夹。

    另一边乔臻也清点完了病人b的塑料筐,上层同样是衣服和鞋,下层除去记忆药盒跟手机以外,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把美军常规配备的军用匕首。

    他凑过来跟病人a的对比,注意到枪袋弹夹以后瞬间怔住,片刻后十分讶异地看过来“你到底是干嘛的”

    唐靖西已经把药盒打开了,那里面是一颗蓝白色的胶囊“我也不清楚。”他把胶囊含进嘴里,无水生吞,“应该很快就能知道了。”

    记忆恢复的过程平静且迅速,没有任何不适感,仿佛只是一呼一吸间就凭空出现在了脑子里。

    唐靖西合上眼睛,任凭复原的记忆像走马灯似的闪现,从抵达总部基地,遭受阿波罗袭击,研究员多姆消失,到那根递给自己的黑色羽毛

    最后的最后,他看见了跌入浓雾前,伊萨瑞尔背对自己的背影。

    以及他留下的那句话

    我在密室等你,但最好不要让我等到你。

    唐靖西回过神来,隐约觉得这句话更像在警示。

    伊萨瑞尔不同于普通玩家,他是负责给他增加难度的nc,唐靖西有点头痛,总觉得这次密室伊萨瑞尔恐怕又变成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他侧头看向乔臻,随着记忆恢复,那股萦绕不去的熟悉感终于有了原因。乔臻吞下胶囊也有了一会儿,比唐靖西稍晚,他睁开眼睛,若有所感地迎上视线。

    两人相对无言,半晌后各自失笑。

    乔臻笑着摇头,感慨似的说“我就知道我肯定跟你说过那句话。”

    “嗯。”唐靖西眸底带笑,嗓音依然平平淡淡,“你还对我师弟说过,虽然是问的我吧,不过也差不多了。”

    一番调侃结束,两人非常默契,各自脱去病号服换上篮子里的衣物。

    乔臻赤着上身,边系皮带边盯着唐靖西箱子里剩下的物件,静了片刻还是忍不住问“我只知道你是南疆基地的研究总负责,可不知道你还会自制匕首、手刀砍人和用枪,这又是怎么回事”

    唐靖西背对着他,下半身已经穿着妥当,末了披上衬衣开始系纽扣,他这才转过身来,淡淡道“家庭影响罢了,我爸那支都是当兵的,本来也想让我考国防走这条路,可惜我实在不是那块料。后面退而求其次,留学以前去部队练了两年,这才放我出去。”

    趁扣子彻底系上前,黑客先生多瞄了两眼腹肌,舔舔嘴唇想,难怪他这个搞科研的身材能保持得这么好

    唐靖西冷眼瞧他,问“看够了吗”

    乔臻一笑,厚颜无耻道“我说没有你能再脱了吗”

    唐靖西瞪他“做什么梦呢”说完,他又把枪袋捡起来,熟练固定在身上,最后穿上病号服外套。

    乔臻用外套卷好笔记本电脑,匕首插进靴筒。

    最后,两人一起看向另外的三个塑料筐。

    姓名为代号的病人一共五位,分别对应字母abcde。多余的东西肯定带不走,唐靖西做主拿出里面的记忆药盒,剩下的统一收拾好,物归原位。

    离开存放处时,乔臻故技重施又用曲别针把门锁好,然后转身看向唐靖西“回去吗”

    唐靖西把属于病人cd的记忆盒交给他,说“明天找机会把这个给隔壁那俩吃了,我会去找找e在哪里。”

    乔臻把药盒接过来“那些医护的怎么办”

    唐靖西道“先不管了,看看下一步剧情是什么再决定。”

    乔臻点头“也好。”

    两人按原路返回二层,护士站的小姑娘还没醒过来,唐靖西恢复了记忆,现在能认出她就是抵达当天在门口负责引导的研究员瑞秋。同理还有女装大佬护士g,正是跟他一起进入仿生林的多姆。

    再次路过唐靖西留心检查了一下瑞秋的鼻息和脉搏,确定一切正常才跟乔臻朝病房走去。

    这会儿已经过了午夜,手机振了两次,消息应该是来自暗网会话组,他还没来得及查看。反正现在夜已经深了,他们两个病人总在外面晃荡不是回事,万一被医护撞见还可能有麻烦,只能等回去以后再说。

    正值夜深人静,各间病房房门锁紧,隔绝了此起彼伏的鼾声,更显得边边角角都安静极了。

    倏然之间,走廊深处传来一阵细细的呜咽。

    两人当即停下脚步,各自侧头,交换视线。

    乔臻道“是阿文”

    唐靖西点头“回去看看。”

    他们离开时没有把门关死,而是留了条缝,那种断断续续的呜咽声正是从门缝里传出来的。阿文显然是清醒的,哭音又尖又轻,而且抖得厉害,两人不可避免回想起了白天谈起的怪梦。

    离近以后唐靖西示意停下,自己则探出头,顺着房门侧面的玻璃看进去。

    病房的窗帘不知何时被打开了,冷风裹夹着雨丝吹了进来,搅得四顶床帘呼呼翻滚。前庭有路灯,惨白的光线在雨幕下格外稀薄,顺着窗口蔓延进来,唐靖西双眸眯起,视线一瞬不瞬落在窗前那道瘦长的黑影上。

    他眼看着他扬起手臂,刀锋一闪,寒光乍现。

    那东西被扭曲过后的黑影投映到床帘上,千钧一发,阿文再也克制不住,尖叫嚎哭,一个鲤鱼打挺滚到地上,紧接着连滚带爬地冲向大门。

    在他身后,怪物张开双翼,如影随形地紧跟过来。

    电光石火间,门板拉开,空气对流,凉风呼啸而至。

    唐靖西一把扯过阿文塞给乔臻,另一只手拔枪指向紧随其后的怪影。

    黑暗中,对方睁开了眼睛,猩红的瞳仁流光逸散,双翼铺展。唐靖西惊愕得怔住,眼睁睁看着那对黑翼穿墙而过,刹那间逼至近前。

    “伊萨瑞尔”他霍然怔愣,“你”

    话没说完,一股大力锁上喉间,男人收紧的五指犹如铁钳,生生锁死咽喉,再反手甩出。唐靖西抵抗不及,整个人被掀翻出去,轰然撞上重症区的铁栅栏。

    阿文直接吓傻了,抓着乔臻胳膊抖个不停。

    “jesse”乔臻大吼,“开枪啊”

    唐靖西只觉得眼前发黑,脊背被铁条硌得生疼,他仰头看向对方,视线凌空相遇“难道你也没有记忆”

    这下可麻烦了。

    收起双翼,伊萨瑞尔转身朝向对方。他居高临下,眼睫垂拢,视线睥睨地落在那人身上“谁是伊萨瑞尔”他的嗓音很冷,不带任起伏与温度,正如他手中那柄冷白的长刃,不偏不倚,抵在了唐靖西心口。

    唐靖西握住枪托的五指紧了又松,最终手指扣住,一拨保险。

    “不是我说话不算数。”

    伊萨瑞尔不明所以,眉心不觉蹙起。

    “实在是情况特殊。”唐靖西起手就是一枪,“不好意思了。”

    嘭的一声,子弹劲射出膛,贯入胸口,近距离造成的破坏力堪称恐怖,背后血肉爆出,在地板涂出一片暗红的喷射状。

    阿文惊声尖叫,乔臻一把掩住对方的嘴,将人按进怀里。

    伊萨瑞尔后退一步,他眉拧得更紧,没去理会伤口,反倒十分痛苦地按紧额头。

    唐靖西撑着铁栏站起身,维持持枪的动作缓慢靠近。

    “你就是伊萨瑞尔。”他盯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顿道,“难怪你说最好不要等到我,原来如此啊。”

    to be ntniued,,